零点看书网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轮回试炼
    仙宫

    而那地藏菩萨的假身则缓缓的将试炼的规矩对叶天讲了一遍。

    大致意思就是第一道关卡是考验叶天的佛性。

    虽然说天地之间法无门派,可是地藏王菩萨本就属于佛门中人,休息的法门自然或多或少会与佛门牵扯些许关系,只是那些佛法并不同于大乘佛法,而是属于他自己所创立的小乘佛法。

    如此一来,哪怕是没有皈依佛门,叶天也有学习的机会。

    而第二道关卡,地藏菩萨没说,只是告诉叶天通过第一场关卡之后就可知晓。

    “不知晓第一场试炼如何开始?”

    叶天问道。

    “莫急,佛家讲究因果,而我在佛法之中又独自创立了地狱道,地狱因果,此谓之轮回,接下来你所经历的,就是一道道轮回……”

    那地藏菩萨说完声音就缓缓的虚化,然后消失。

    “你需要从中悟出佛法道理,不奢求太多,只需要简单些许,我这传承后继有人就好……”

    当地藏菩萨说完这一段话之后,果真消失不见。

    无论叶天如何叫喊,也没有半分回应。

    “这地藏菩萨,虽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看他的分身气势应当不弱。”

    蜃说道

    “那地藏菩萨比之你巅峰时期也不会弱半分。”

    叶天淡淡道。

    “你小子为何如此清楚?”

    “因为他曾经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

    地藏菩萨走后,叶天就在这空荡荡的空间内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这个不知所措的时间也只是持续了一秒,下一刻他眼前的景物一变换,就失去了原本的神智……

    是风声雨声将他唤醒。

    叶天醒过来的时候只认为头疼欲裂。

    “相公,相公你醒了。”

    一道柔弱的女声,轻轻将叶天唤醒。

    当后者朦胧的睁开眼睛看向四周,发现自己如今是躺在一间木屋之内。

    而他的脑袋宛若炸了一般疼痛,疼痛之后只有一张空白,什么都没有,一丝记忆没有留存。

    “相公你且醒醒,且先把药喝了。”

    而后叶天就看见一个女子在她的床边手中端着一碗汤药,用汤匙一口一口喂他吃。

    这汤药有些苦涩,可是不知为何,叶天还是顺从的全部喝了下去。

    “相公且先在躺下等候,我去做饭。”

    那女子起身正要离去。

    叶天却忽而张口叫住了她。

    女子回头,有些茫然。

    “你是谁?”

    叶天直接开口问道,比女子更加茫然。

    后者一听就问话,先是一愣,过一会儿后就有些委屈。

    笑容且柔弱且忧伤。

    “我是你娘子呀,前段日子里你受了伤,大夫说你可能会失去些许记忆,如今是不是什么都记不得了?”

    那女子问道。

    叶天扶了扶脑袋,似乎在努力的回想什么,可却发现除了空白之外自己再想不起别的东西。

    “相公莫要担忧,那大夫留下了些许汤药,要我每日煎煮与你喝,等到那些汤药喝完了,你的病就好了。”

    那女子说道。

    叶天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桌子上确实放着大包小包的药材。

    “我先去做饭,要不然待会儿你该饿了。”

    女子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房间,留叶天一个人。

    后者呆呆地坐在床上,有些茫然的看向四周。

    他确实丧失了记忆。

    甚至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晓……

    而这阵茫然的状态没有持续多久,那女子很快就回来了,手中端了些许饭菜。

    “是不是有些饿坏了?来,我喂你。”

    女子将那些饭菜放置在腿上,坐在叶天身旁,以汤勺一口一口喂着他。

    叶天顺从地吃了几口之后就不闭口不食了。

    “怎么?今日里的饭菜不合你胃口吗?”

    女子有些奇怪。

    “我是谁啊?”

    叶天问道。

    “你……你是我相公啊。”

    那女子显然没有想到这失忆对叶天来说那么严重。

    “不,我问的是我的名字,我不记得我是谁了。”

    “你叫墨轩,是我芸娘的相公。”

    那女子眼眸之中蓄满了水汽,似乎下一刻就要流了下来。

    如今是她一个妇道人家当家,若是相公彻底失去了记忆,那该如何是好?

    “我叫……墨轩?是你的相公?”

    可是他只认为这个名字陌生。

    而那女子强压下去想哭的冲动,点点头。

    “你只不过是前段时间被贼人所伤,只需要在恢复一段时间就可以记起来了。”

    芸娘如此说道,不知晓是安慰叶天,还是安慰自己。

    叶天点点头,如今也只能如此。

    两人用完饭之后,叶天挣扎的想要出去走走。

    虽然芸娘一开始有些不同意,可是奈何叶天性子倔,坚持要出去看看,说不定可以恢复些许记忆。

    前者无奈只好搀扶着他出去,毕竟如今的叶天还是一个带伤之人。

    当二人来到屋外之后,发现这与普通的市井并无不同。

    官道之上,人影来往匆匆。

    街边是小摊小贩的吆喝声,有茶馆有酒楼,一片太平景象。

    这就是叶天心中的人间。

    “要不要带你去你经常去的那些地方看看?”

    芸娘问道。

    叶天只是点点头顺从地任由芸娘带着他走。

    而后两人走过的那些武馆,茶楼,走过些许叶天熟悉与不熟悉的地方,哪怕后者并没有回想起什么,可是心里还是高兴的。

    但当两人路过一家剑阁的时候,叶天却忽而停住脚步,从外面向里看去。

    他的眼神停留在一柄剑上,再也无法离开。

    芸娘眼神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

    “这天色不早了,我带你去别处看看吧。”

    她强颜笑道。

    “我想要进去看看。”

    叶天说着,也不顾芸娘的阻拦,直接踏步进了那剑阁。

    后者有些忧心忡忡,却还是跟了上去。

    “哟,客官,您来瞧瞧我们这里的剑,可是最正宗的龙吟剑庄产的,把把都是好剑。”

    那剑阁之中的伙计一见到有人来就笑着迎上来。

    可是当他看清楚叶天的面容之后,在一瞬间变得有些不自然,笑容也僵硬在了脸上。

    “这……您来这里干嘛呀?”

    那伙计表情有些尴尬。

    “我只是过来看看。”

    叶天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就将注意力转移在那些剑上。

    而那伙计看叶天似乎不认识他的样子,表情更加奇怪。

    “相公他失忆了。”

    芸娘跟了进来,面无表情对那伙计说道。

    而后者先是有一丝诧异,随后恍然,在接下来变成有些愧疚。

    表情变化实在有些丰富。

    “看这柄剑就不错,叫什么名字?”

    叶天站在一把剑的面前,他莫名的认为有些熟悉。

    “这……它叫做青诀冲云剑,剑虽然是好剑,不过价格确实贵了些许,您不如再看看别的?”

    那伙计劝道。

    “他人家的伙计巴不得客人挑自己店里最贵的买,你倒好,叫我去挑些便宜的。”

    叶天认为有些好笑,可还是回头看向芸娘娘问道。

    “我们家可还有银钱来买这柄剑?”

    而芸娘看了看叶天的脸,又看了看那柄剑。

    笑容有些柔和,点点头说道。

    “家里虽然不如当初的,可是还是不缺一柄剑钱。”

    “那我要了。”

    “好。”

    芸娘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交给伙计,也不问价格,直接将件拿来递给叶天。

    “现在我们应当回家了。”

    芸娘道。

    叶天点点头。

    二人在店内停留的功夫只一会儿,可是来时叶天空无一物,走时却手中拿着一柄剑。

    那伙计望着手里的这张银票,心中有些莫名滋味。

    最后叹息一声,摇摇头,还是将那银票放回了柜台上。

    “那个地方我以前应当去过吧。”

    叶天说道。

    而芸娘也不隐瞒,点点头道。

    “那个地方说起来曾经也是咱家的产业,只不过经历了些许事情,如今倒变成别家的了。”

    “跟我受伤这件事情有关吗?”

    芸娘点点头,不再言语。

    叶天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虽然他自己如今并不在意受伤这件事情,可是看芸娘的样子,却似乎总是放不下。

    二人回到家中以后,叶天的伤势似乎好了些许,除了想不起记忆以外,基本上的走动还是可以的。

    “这把青诀冲云剑,你从前就喜欢,只不过……一直没碰而已,你说你的修为还不够,想要等将来更进一步的时候再用它,不曾想如今弄巧成拙,倒是先拿上了。”

    饭桌之上芸娘很难得的提起了从前。

    而叶天只是看了看放在一旁的青诀冲云剑,他认为似乎并不像芸娘说的那般简单。

    自己对这剑有些情感,在见到的那一刹那就感觉血肉相连一般。

    “你能跟我讲讲我的事情吗?说不定我听了之后就可以恢复记忆,最起码也不会像现在如此懵懂。”

    原本在收拾碗筷的芸娘手抖了一下。

    可是还是强作镇定的,将桌上的剩余饭食全都收拾干净。

    “那你想听些什么?”

    “我想知晓有关于我受伤的事情。”

    芸娘没有说话,继续收拾自己手上的活。

    “等会儿跟你说。”

    她道。

    灯火之下,眼角似乎还泛着泪花。( 仙宫 http://www.00dks.com/14_14002/ 移动版阅读m.00dk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