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网 > 乡村小说 > 偷香邪医 > 第865章 好男人就是我
    香凝的哭喊声惊动了邻里,大家想要过来劝阻,却被贾思文的手下给拦截住,还扬言谁要是敢上来就打死谁。

    大家纷纷指指点点,也不明白状况,想帮忙也使不上劲儿。

    贾思文打累了便一挥手让手下的四个男人接着打。

    秦超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混沌的血迹蒙住了双眼,空气中的血腥味道弥漫,整个地面都被秦超鲜血浸染,鲜红一片。

    秦超心里的怒气越来越膨胀,他的拳头处已经弥漫出了团团的黑气。

    圆葱见状不好,突然大声吼道:“贾思文,那要是再打,我就去给你告诉裳裳姐姐,这么多人在这看着,你还能都把我们杀了灭口不成?”

    “等我打死这个瘪三再说,你个小毛孩子别插嘴!”贾思文脸上露出卑劣的神情说道。

    圆葱见秦超身前的黑气越聚越多,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警告道:“你要是再不停手,一会儿就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快住手你这个小白脸儿蠢货!”

    贾思文哪顾得上跟圆葱赌气,在圆葱身上惹的气全都发泄到秦超身上,他骂骂咧咧的说道:“反正你也快死了,我就成全你,打死你我还能赠送你一副棺材!在场的人你们都给我听着,今天的事情,谁要敢说出去,这个男人的模样就是你们的下场!”

    贾思文用力踩着秦超的胸口,脚尖使劲儿捻着,面目狰狞的恐吓着大家。

    正说着,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不羁的声音。

    “唉哟,我当是谁这么牛,原来是我们的贾少爷。有钱人家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贾思文眉头紧皱,回头看见走过来的人,神色顿时一凛,冷哼道:“你来干什么,这里没有你的事儿,警告你别多管闲事!”

    “你觉得我是个省油的灯吗?还是亮一下我的开场白吧!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郝楠任,乡亲们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说话的是一个年龄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笑容灿烂,身上仿佛都带着阳光的味道,手上把玩着一把青玉长笛,笛子末端挂着一个翡翠吊坠,一看便知道价格不菲。

    也许是进来的这个少年太过灿烂,秦超身边黑暗之气都减退了不少。

    贾思文离死亡远了一步,自己却浑然不知。

    “郝楠任,我跟你无冤无仇,这件事儿你少插手,别以为你家族势力大我就会怕你!”贾思文说道。

    少年上前一步,拿着长笛在贾思文面前一晃,笑道:“你觉得我跟你一样,是靠着家里实力闯天下的么!你这种做法最垃圾不过了。以前没觉得你这么不要脸,现在怎么越来越恶心人了!”

    贾思文被气得不行,鼻子发出阵阵冷哼:“你懂什么,这个男人亵渎我的未婚妻子,难道我就要容忍吗?”

    “未婚妻子?你是说你骗回家的那个大美女?从哪个方面看你也配不上人家啊!那位美女可不是别人随便可以接近的,我看是人家两情相悦你在中间阻拦吧!”少年笑容夸张不羁,丝毫不给贾思文面子。

    贾思文拳头紧握,压根咬着说道:“今天我有事在身,不跟你纠结,下次在遇到你,我绝对让你好看!”

    见贾思文要走,少年又笑了笑:“让我好看的日子为期不远了,明天你父亲约了我吃午饭。我真是不愿意去,但是请柬已经发了无数次,不去也过意不去,唉,看来我是死定了,你会不会挡着你爹的面儿打死我,我好害怕啊!”

    “你……哼!郝楠任,你别得意,我看你年龄小不懂事姑且放过你,如果你再对我不敬,我一定会让你和你的家人好看!”

    郝楠任用一根手指就让那青玉长笛在自己指尖环绕,动作华丽,他又是一阵大笑:“贾思文,你这么装x,你爹知道吗?你家那位漂亮姑娘知道么!”

    “青山依旧,绿水长流,咱们的账,来日再算!”贾思文冷哼。

    “算你大爷!看你这狗样我就生气,回去转告你爹,你家的生意,我们郝家不做了!和你这种人家打交道,我恶心。”郝楠任撇嘴。

    贾思文双拳紧握,郝家的势力他确实得罪不起,自己家的文房四宝生意如果断了郝家的渠道,也会受到不少影响。这种情况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慢慢咽下这口气,带着自己的家人走出了大门。

    挣脱了束缚,香凝急忙飞扑到秦超面前,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关系?你会没事的对吗?”

    圆葱站在旁边叹气,郝楠任用长笛敲了一下圆葱的脑袋,问道:“这男人是谁,怎么可能让香凝姐姐这么伤心?大有来头?”

    圆葱又是一声叹息:“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郝楠任一甩长笛:“刚刚到镜城,本来想买些好吃的来看你,可是听别人说贾思文带人来你这找麻烦了。”

    “他大爷的,这个贾小白脸儿竟然敢欺负我徒儿,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圆葱攥着小拳头说道。

    郝楠任撇撇嘴:“还第一次看见你为了谁这么愤怒呢,那个男人……你确定死不了吗?”

    “当然,我徒弟命可挺大,既然都来了,帮我给他洗个澡吧,我自己肯定搞不定,又不能麻烦我姐!”圆葱说道。

    郝楠任无奈的叹了口气:“每次找你准没有好事儿,好吧,谁让我欠你人情。”

    看着香凝哭成那副模样,圆葱伸出小手替她擦擦眼泪,安慰道:“姐姐你放心吧,他绝对死不了,而且还会越活越好的!你先出去,我们两个帮他冲冲身体,正好裳裳姐姐的洗澡水还在,就凑合用吧,浪费水资源可耻!”

    香凝脸上还挂着热泪,听圆葱的话竟然感觉十分可信。

    她弱弱的问道:“他的身体已经快没气息了,真的没问题吗?我们镜城的医者又少,现在得罪了贾思文,估计没人敢过来给他看病了……”

    “他本身就是个医者,会自己医治的,你要是再不出去,我们可要把他扒干净了!”圆葱威胁道。

    香凝急忙起身,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还一再叮嘱圆葱和少年下手轻点儿。

    郝楠任抱着满身是血的秦超,吐槽说道:“我怎么这么倒霉,真是麻烦死了,还要帮你照顾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圆葱挑眉看着郝楠任:“你不是一直都想学医么!眼下这就是个现成的好师父,他可是很了不起呢!”

    “他真的是个医者?”郝楠任两眼放出精光。

    “当然!”圆葱神秘兮兮的说道:“我不妨偷偷告诉你,他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

    听了圆葱的话,郝楠任倒吸了一口冷气,瞪着眼睛看着圆葱,激动的手一滑,直接就把秦超扔进了浴桶里。

    水面瞬间就变得通红,郝楠任急忙抓着秦超的头发把他的脸拎出水面,左看右看,喃喃道:“怎么看也不像个大师啊,被人打成这样,情何以堪啊!现在镜城,医者都跟上帝一样,家家户户恨不得磕头供起来,这可倒好!真是……”

    “吐槽男,你就别吐槽了,赶紧给他洗洗,让他好好睡一觉。还有,我们之间的秘密,还有我一直在等人的事情,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我姐姐……”

    圆葱叮嘱道。

    郝楠任拍拍自己的胸脯:“放心吧,好兄弟,讲义气,说了保守秘密就一定会的!他要真是个医者,我还真要好好拍一下马屁了,真是麻烦……”

    这个清秀的少年说什么总是把麻烦挂在嘴边,圆葱总是喜欢管他叫吐槽男。

    郝楠任是圆葱在镜城最好的朋友,虽然差了十来岁,但两人可算得上是忘年交了。

    圆葱坐在桶边儿上,看着郝楠任,问道:“这个马屁你打算怎么拍?”

    “这还用说么,当然从贾思文身上下手了,那个男人太贱了,不干他一下总是不能让我爽!”

    郝楠任一拍水桶,溅了自己一脸血水。

    圆葱眼球一转:“有什么计谋吗?”

    郝楠任抹了抹脸:“大哥,你是镜城最聪明的神童,我差不多又是最有钱的,咱俩加在一起,害怕搞不定那么一个小白脸儿?”

    圆葱点点头:“靠谱,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养精蓄锐,明天就干他!”

    郝楠任一边帮秦超擦洗着伤口,一边吐槽道:“虽然认个师父也挺麻烦的,不过我确实想成为一名医者啊。医者也很麻烦,可这是市场需要啊……”

    ……

    秦超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

    身上的剧痛虽然有些减轻,但仍然没有完全退去。秦超艰难的移动一下身体,疼的呲牙咧嘴。

    手指微微一动,突然摸到一个双柔软的小手,秦超侧头一看,身边的人竟然是香凝。

    香凝坐在椅子上,由于疲倦,已经伏在床上睡着了。

    秦超满心柔软,没想到陪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这个温暖的女子。

    秦超用指尖轻轻划着香凝的手背,睡梦中的香凝好似也感觉到了自己身边有动静,轻轻抬起头,看见秦超正抓着自己的手,顿时脸就红了……( 偷香邪医 http://www.00dks.com/15_15288/ 移动版阅读m.00dk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