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网 > 乡村小说 > 偷香邪医 > 第1064章 夜袭者的身份
    吴情有些不放心李奶奶,晚上也留在了四合院居住。

    秦超见婆媳两人其乐融融,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过去打扰,索性回到房间休息了。

    这几日虽然没有什么体力上的劳动,精神却有些疲惫。

    很多事情,他现在根本想不明白。发生的一切,看似都好像有关联,可这些事件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秦超也说不明白。

    夜半微凉。

    秦超打坐调息完毕才躺倒床上,四周静谧。

    现在是凌晨两点左右,大部分人都进入了深度睡眠。

    秦超刚刚闭上眼睛,突然听到院子里有稀碎的脚步声。

    秦超目光凌厉,轻轻坐起身来,闪身躲到窗子旁边向外面打量。

    果然,从围墙外闪进一个人影,那身影格外灵巧,没有走近房屋,而是直接奔着院子角落那些悲鸣草而去。

    秦超大惊,偷什么他都不怕,但是动他的珍贵草药,那可不行。

    果然,那黑影伸出手来,奔着悲鸣草抓下去。

    秦超快速开门,一个纵越窜到那个黑影身后,骤然伸手挡下黑影的手腕。

    “拿什么都可以,这些不行。”秦超声音低低的说道。

    那黑影身子一震,反手出击,劲拳直直打向秦超侧脸。

    秦超下蹲闪过,握着黑影的手掌始终没有松开。

    两人的动作虽然有力,但都悄无声息,好像不光秦超担心吵醒屋内的人,黑影好像也很低调。

    黑影回头之后,秦超才看清,来的人竟然是寂舞。

    秦超扼制住寂舞的手腕,把她直直逼退到墙壁边缘,低声说道:“寂舞,是我,我是秦超!”

    寂舞似乎并没有因为秦超报上的名号而停手,反而拿出匕首,猛然刺向秦超。

    秦超没有完全闪躲开来,手臂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手上凝聚灵异火,秦超的力道顿时增大数倍。

    他大力按住寂舞的手臂,把她的匕首悄无声息的收进储藏空间。另一只手紧紧环住寂舞的腰肢,抱着她的身子快速跃出墙壁。

    拉着寂舞的手腕一直奔跑,直到一处桥边才停下。

    寂舞大力甩开秦超的手臂,冷声说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秦超调整一下呼吸,靠在桥头点上跟烟,眯着眼睛看着寂舞。

    路灯微弱,寂舞的脸显得有些模糊。

    “你刚刚去的地方,是我家。我现在住那里,你问我为什么会出现?这句话应该是我反过来问你才是吧!”

    秦超吞吐着眼圈儿,神色轻松。

    寂舞对秦超还抱着很高的警惕性,距离不近。

    “你住那里?怎么可能,我上次去的时候,你还不在的。”寂舞说道。

    “寂舞,你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为什么要帮着那个余峰做事。他不是好人,你要相信我!”秦超说道。

    “少管我的事,别以为你对我很了解。”

    “呵呵,我对你当然了解。你可以忘了我们过去的事情,但是我没办法忘记。李奶奶的病,是你帮忙的吧。李奶奶本来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但是有被上古药物治疗好的迹象。我想,一定是你做的。”

    秦超说道。

    寂舞冷哼:“我才懒得去管那个老太太的事情,你想多了。”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这个没什么影响。我想问的是,你去动那些植物做什么?”秦超问道。

    寂舞冷笑一声,双手环胸,说道:“那些植物貌似不是你种植得吧。本来就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和权利过问呢。”

    “也对,其实我早应该猜到的,能种植得出上古药材的人,这个世界只有你一个而已。那我可不可以以此推论,只要有上古植物的地方,就一定有过你的足迹……”

    秦超突然起来的语言柔软,让寂舞有些不知所措。

    寂舞目光闪躲,侧过头去,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对我不是完全没有记忆的。寂舞,你和我才是一路人。我们都是医者,医者用药是医治别人。可是那个余峰就不一样了。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药材种籽,我敢肯定一点,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好货色!”

    “够了!”

    寂舞打断秦超的言语,说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做的是坏事之前,你不能随便评论他。就算他是个坏人,我也会帮他。”

    “我说,你丫的,你曾经对我怎么就没这么执着过呢!你是觉得他比我帅还是比我有钱啊!在镜城我就开得起医馆,在新阳我更是一个大总裁,我怎么就比不上他了!”

    秦超满脸不服气。

    寂舞不屑的笑了笑:“起码,他不会像你这样在我面前邀功。我知道他有未婚妻,我也没想过要跟余先生怎样,只是暂时帮他而已。”

    “他就是个连未婚妻的心脏都想挖走的坏蛋。你信不信我都行,只是到时候知道真相的时候,别伤心的哭泣就行!”

    秦超满脸的无所谓。

    寂舞回头瞪了秦超一眼,说道:“你可真够讨厌的了。”

    “没错,这话你以前也说过。这种语气倒是让我很熟悉。”秦超苦笑。

    寂舞伏在桥边,看着漆黑的江水,悠悠的问道:“我是个怎样的人?如果你以前认识我,一定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过什么不堪的过去。”

    秦超明白寂舞现在的空虚。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就跟失去灵魂一样,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秦超靠在桥头,斜眼看着寂舞,笑道:“你嘛,还算是个不错的姑娘。唯一的不堪就是……你曾经对我死缠烂打。爱我爱的不行,非要给我生个孩子,我推都推不开。”

    寂舞不可置信的张着嘴巴看着秦超,问道:“我追你?死缠烂打?这可能吗?你可别想骗我,我对自己的审美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说的都是真心很的。你以前,养狗,养蜜蜂,样蛊虫。总之啊,你的兴趣爱好很广泛。你总是邀请我到你家去做客,偶尔还会脱衣服勾引我。”

    “不可能,你说死我都不信。算了,我看跟你这样的男人也问不出审美所以然来。我走了,下次见到你,非杀了你不可。”

    寂舞说着就要走。

    秦超一步窜上去,从身后抱住寂舞的腰肢。

    “别走,陪我呆一会。这里只有我自己,好孤单。好不容易找到你了,就算你不记得我,不记得过去,我也希望能跟你在一起。”

    秦超还感觉自己这一套小话说得很动情,谁知道寂舞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秦超话音还没落下,寂舞直接一个过肩背摔,把秦超直接扔进河里了。

    咕咚!

    秦超掉进河里,呛了一口凉水。

    寂舞拍拍手掌,嘴角微微上扬:“我这次下手算清的了,下次再敢这样,我就要你的命!”

    “喂,我说你用不着这样不讲情面吧!不就跟你多说几句话么,你至于这样打人么!我不会游泳,你能不能下来救我,顺便给我来个人工呼吸!”

    秦超假装扑腾的很费力。

    寂舞从地上捡起块石头冲着他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少在这装蒜了!今年干旱,喝水不及腰身,你装什么装!我还真的很庆幸我把你忘了,不然就你这样的讨厌鬼,一定让我烦死了!”

    秦超气得咬牙切齿,这女人,怎么失忆了也不忘了讨厌自己,看来失忆还是不彻底,要失节才行……

    秦超连滚带爬的爬上岸,打了个喷嚏,苦逼的看着寂舞。

    “你笑了?因为我掉下去你笑了?”秦超认真的看着寂舞。

    寂舞马上板着脸:“你看错了。我没笑。”

    “你一定是笑了,既然我掉下去你高兴,我就再掉下去一次好了!”

    这次是秦超主动本想桥边,一个跟头就栽进了水里。

    寂舞眼睛瞪得老大,高喝一声:“你是不是神经病啊!真是有毛病,随你便,我可没工夫看你在这耍!”

    “寂舞,你别走啊。你再笑一个,我想念你的笑容好久了。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有什么机会看到了,现在老天有眼,让我再次见到了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秦超瞬身都是水,晚风习习,他冷得有些哆嗦。

    寂舞皱眉看着秦超,他这种认真的表情倒不像是在说谎。

    寂舞向前一步看着秦超,问道:“你说我以前喜欢你?”

    秦超急忙点头:“是啊是啊,你以前很喜欢我。总喜欢赖着我,让我给你讲,关于药材的知识,其实你会种植药材啊,全都是跟我学的!”

    “你这个人,看来真的是很不靠谱。如果你真的能教我药材只是,难道你不明白悲鸣草在一个小空间里,不能超过四珠吗?你这样种植,会让悲鸣草因为养分不足而枯萎的。”

    寂舞冷哼道。

    秦超吓坏了,眼睛瞪得老大,抓着寂舞的肩膀问道:“那怎么办?在那片小面积里,我不光中了悲鸣草,还有其他种籽呢,它们是不是快死了?”

    “刚刚我看到植物种植的太杂太多,本想移到其他地方几颗,可还没等动手,你就跟我出来拼命了……”( 偷香邪医 http://www.00dks.com/15_15288/ 移动版阅读m.00dk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