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姐,又来麻烦你了!”傍晚时分,半山腰的李桃花家来了客人,香风一闪,屋里多出来一个风姿绰约的妇人,要不怎么说桃花村的女人就是水灵,随便拿出一个那就是国色天香。

    此妇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个头略比李桃花要高一点,瘦弱得好似一阵风就能给吹走,用骨感美来形容绝对不为过,一头长发就那样披散着,身上穿着是一身洗得都有些发黄的连衣裙,下面整个腿都露出来,瘦瘦的腿给人一种心疼的感觉,特别清冷的面容也让人不敢接近,但是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这个女人胸前一对巨大完全有些骇人听闻,简直是与她的骨瘦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个头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不是说瘦弱的女人那个地方就小,就如村里那个刘秀芹,长得娇小玲珑的身材,但是那个部位却很是巨大,但是与这个女人相比那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真的难以想象这么骨瘦如柴的身体上居然能**出来这样茁壮得让女人嫉妒死,让男人眼馋死的家伙,桃花村第一大的名号那不是白白叫出去的。

    李桃花看见进来的女人,吃吃地笑了起来,“梨花,你跟我还客气个什么,再说了你也是借着大根的光,我可没出什么力气,这小子听说叫你过来吃,这不山上老半天了还没回来,这次指不定憋着给你这个干娘弄什么好吃的呢!”

    木梨花,与李桃花一样,都是桃花村本地人,同样也是爹娘双亡,嫁到外村克死了丈夫然后让婆家赶了回来,不一样的是她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闺女,弱质女人,桃花村的风气就是女人当家,没有男人,女人干男人的活,这让木梨花的女人如何撑得起来这个家,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闺女生活呢,还好她从小的时候就因为家与李桃花家挨着两女关系很好,就现在的话来说就叫闺蜜,闺中蜜友,要说李桃花一个女人也撑不起家来,但是她捡回来的那个傻儿子从小就给她的家庭带来了不一样的东西,那傻小子脑子不好使,这力气好使,手段好使,大山就是他的家,山里的野兽就是他的猎物,上山一趟就能整回来丰盛的野味来,跟着木梨花也受益非浅,时不时的来她家打打牙祭,改善改善生活,让肚子里有点油水。

    一听说傻小子牛大根,木梨花清冷的脸蛋有点舒缓,带着浅笑道:“还是我家大根惦记我这个干娘,看看这次他能整点什么好吃的来。”

    “好了,那小子那次让咱们失望过,对了,你家兰兰呢,怎么没过来啊?”李桃花好奇地问着。

    木兰兰,木梨花带回来的闺女,今年不过十六岁,不过一提这个闺女,木梨花本来有些融化的清冷脸蛋又跟着清冷起来,没好气地道:“怎么没来,这丫头就是个吃货,哼,在门口不好意思进来,死丫头,你个我进来!”

    “娘,干娘,我,我在这呢!”喏喏的声音,从门口走进来一个瘦瘦的身影来,李桃花和木梨花是好姐妹,她们的儿子与闺女自然是互相认的干娘,木梨花是牛大根的干娘,李桃花自然就是木兰兰的干娘。

    “你个死丫头,一天到晚看见你就烦,滚一边去。”木梨花不知道怎么的一看见自己亲闺女就脾气暴躁得跟她那清冷傲然的样子不太相符。

    木兰兰似懂非懂地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屋子里为之一静。

    这个时候,木梨花突然道:“桃花姐,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就让兰兰给你家大根当媳妇算了,男人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咱桃花村的女人克男人,一般的男人是降不住,但是大根可不是一般的男人,兴许我家兰兰跟了你家大根还能过上好日子呢,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这个条件就算行了。”

    李桃花的脸色迟疑了一下,久久才道:“梨花,大根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这样对兰兰是不是不太公平啊!”

    “我生的闺女我说得算,我让她嫁谁就嫁谁,就这么定了,以后兰兰就是你家大根的媳妇了,我看那傻小子就很不错,以后兰兰跟了他起码顿顿能吃肉了,还有,那傻小子起码是个真正男人,女人跟了他不吃亏。”木梨花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李桃花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起来,嗔怪地看了木梨花一眼,又看了看那边低着头不说话的木兰兰,她也意味深长地道:“好了,梨花,在孩子面前少胡说八道,兰兰还是小丫头呢,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

    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木兰兰沉默得就跟哑巴一样,但是不代表她此刻的心里没有念想,她也听清楚了她娘和她干娘话里的意思,给大根哥哥当媳妇,好象也挺不错的吗,大根哥哥抓野兽最厉害了,那样可以天天都可以吃肉了,想想那美味的野味,木兰兰就觉得口水往下流,心里在小小的琢磨,啊呀,那我以后就给大根哥哥当媳妇,那样好象也挺好的。( 山村风月行(原名:山村百花后宫) http://www.00dks.com/17_17502/ 移动版阅读m.00dk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