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正文卷 第四百零三章 被动挨打?
    卢光彪下令开炮的时候,双方战舰的距离还有一公里左右,在这样已经达到火炮极限射程的距离击中目标几率无疑跟中彩票一样渺茫,但卢光彪还是下令开炮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三艘战舰上的水手几乎全都是菜鸟,大部分人早就被战场上沉重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不尽快让他们将这股压力释放出来,过大的压力很有可能让水手们士气崩溃掉,而释放压力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们尽快的进入到战斗状态。

    在这三艘战舰里,清远号的吨位最大,排水量达到了八百吨,最小的宁远号,排水量只有四百五十吨,它们的火炮分别为50门、40门和30门,当数十门火炮集体开火时甭管能不能打中,那场面都是极为壮观。

    “嘭嘭嘭!”

    密集的弹丸不断的砸在水面上,溅起一条条亮晶晶的水柱。

    有时候,前面的水柱还没有消散,后面的水柱跟着就升腾而起,如同是后世许多广场上的音乐喷泉一样此起彼伏异常的壮观。随着嗵嗵嗵的炮声,水柱不断的被激荡起来,就连附近的海面也被逐渐搅动起来,海浪不断的涌动,浪头越来越高。

    这样的声势一开始还将昂科斯和鲁昂俩人给吓了一跳,但随后俩人就笑了起来。鲁昂指着距离他们足有数百米远的水柱笑道:“亲爱的昂科斯少校,看到了吗?那些明国人就是一群菜鸟,竟然在这么远的距离就开炮,除非他是上帝的私生子,否则在这么远的距离开炮只能是浪费弹药而已,看来这一仗我们是赢定了。”

    此时的昂科斯也一改先前的担心,神情中带着兴奋说道:“中校,如果我们真的能把这三艘明国人的战舰给俘虏了,总督阁下一定会高兴坏的,到时候我们的军衔都应该往上升一级了。”

    “何止啊,如果真的能俘虏这三艘军舰,这就足以证明对面的明国已经变成了虚弱不堪,它将成为我们下一个征服的对象。”鲁昂中校眼中露出了异样的神采,“而我们将成为这一历史的见证者,现在传我的命令,开始变向,等到双方距离五百米的时候立刻开火!”

    “明白!”

    五艘战舰分别以七节和九节的速度相互接近,约莫五六分钟后,双方的距离已经逐渐接近到了五百米,这个时候即便不用千里镜等瞭望工具,仅凭肉眼双方都可以看到对方的水手了。

    “开火!”

    随着飞翔号上一名火炮军官的一声命令,两艘荷兰战舰也开火了,一时间一枚枚八磅炮弹和十二磅炮弹在火药的推动下窜出了炮膛朝着前方射去。

    “嘭嘭嘭!”

    二十多枚弹丸出膛后不断的落在福建水师战舰的周围,同样激荡起高高的水柱。水柱散开的时候,就好像是有瀑布从天而降,发出哗啦哗啦的巨大响声。有的水柱,更是直接将水珠飞溅到了清远号的甲板上。

    正站在甲板上指挥的卢光彪忽然觉得身上一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股扑面而来的海水打在身上,从头到脚都被浇了一个透心凉。身上所有的衣也全都湿透了。

    当海水散去后,卢光彪就觉得衣领里有些硌得慌,他伸手一模,就这样摸出了一条两指宽巴掌长的秋刀鱼,对方竟然把海里的鱼给炸了出来。

    “真他娘的晦气!”卢光彪气得将手里的秋刀鱼扔到了甲板上狠狠一脚踩了下去。

    荷兰人的炮弹打得实在是太近了,这才将海里的鱼虾飞溅到自己的身上,而且这也足以说明荷兰作为十七世纪的海上霸主并非是浪得虚名,在五百米的距离上开炮,第一轮炮弹就打得这么近,而反观己方刚才一脸打出了四五轮炮击却连对方的毛都没碰到一根,这已经足以说明双方的差距。

    “还好,对方的炮弹没有一枚命中,看来自己的运气还是不差的。”事到如今卢光彪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不过还没等他的话说出口,立刻就感到心里一阵凛然,这纯粹就是一种法子心底的直觉使然。

    “危险!”

    来不及多想,卢光彪不假思索的往旁边一闪并搂住了旁边的一根桅杆,这纯粹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根本就不用经过脑子。

    “砰!”

    只听见一声沉重的闷响传来,随即整艘船发生了一阵晃动,很快甲板上传来了一阵大哗,原来是清远号中弹了,一枚十二磅的实心弹击中了船舷,将船舷的护栏给打得断裂开来,将船舷的护栏打断后那枚炮弹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击中了甲板,并在甲板上弹了起来砸中了两名甲板上的水手后这才停止了滚动。

    这一枚炮弹给清远号造成了护栏断裂,两名水手一死一伤的损失,说实话这样的损失并不大,说是轻微损伤也不为过,但对于福建水师官兵造成的心理压力却巨大的。

    自己已经开了好几轮炮,连对方的寒毛都没伤到一根,而且对方只是第一轮齐射,竟然就命中一枚,难道双方的差距真的就这么大吗?

    松开了桅杆重新站直了身子的卢光彪的脸色黑了下来,他扭头对身后的大副大声道:“传我的命令,加快速度,靠上去,跟荷兰人贴在一起,咱们跟他们拼了!”

    “明白……靠上去!”

    大副明白卢光彪的意思,如今的福建水师跟荷兰人比拼水手和炮手素质那简直就是在找虐,既然隔着距离我打不中你那么我们干脆就贴近了面对面的打,我就不信了,如果我把火炮架到你胸前再开火的话还打不中的话我们的炮手可以集体去跳河了。

    “靠上去!”

    军官们的吼声在甲板上回荡,操帆手们在拼命的升帆,舵手们则是咬着牙操控着方向舵朝着前方前进,这个时候恐已已经成了多余的事情,因为提督大人已经发了话,这一仗如果胜了他们将带着骄傲和自豪返航,如果败了的话大家就跟着这三艘战舰一起沉入海底吧。

    第一轮炮击就有了收获,这不禁极大的震动了福建水师,同时也让荷兰人大受鼓舞。谁都知道海战的炮击,带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能不能准确的打中对方,运气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在大海上,水手们都非常相信运气,尤其是是在海战中,往往在打中了对方第一炮以后,很容易就打中第二炮。而运气这东西则是非常的飘渺,它既看不见又摸不着,但它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所以很多水手和军官都相信,在海战中被幸运女神抛弃的一方注定是要失败的。而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一方则肯定是要赢得胜利的,是以看到自己在第一轮的炮击里就击中了对方后许多荷兰水手都开始欢呼起来,一时间荷兰人的士气变得十分高涨。

    看到己方的炮弹落在了对方第一艘战舰的甲板上后,昂科斯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今天幸运女神也站在我们这一边,如果那些明国人识趣的话就应该马上投降,否则大海就成了他们永远的归宿了!”

    鲁昂中校则是矜持了一些,他摸了摸自己那漂亮的胡须,尽管面带喜色,但他还是故作镇静的说道:“命令舰队改变航向,右舵五度,斜插过去!”

    “明白……右舵五!”一旁的舵手大声重复了一边命令,手中则是飞快的将方向舵往右转。

    就在飞翔号刚开始变相的时候,头顶传来了瞭望手的声音:“报告,明国人的战舰开始转向了,他们正在朝我们直冲过来!”

    “什么?”

    鲁昂中校愣了一下,随即扭头看了过去,果然看到明国的水师已经不再将侧线对准他们,而是将舰首对准了他们冲了过来。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想要跟我们相撞么?”一旁的昂科斯也愣住了。

    “不……他们是想要跟我们进行接舷战!”鲁昂轻蔑的看着对方:“看来明国人也知道玩炮击不是我们的对手,想要跟我们拼命啊,只是我会如他们的意吗?”

    所谓接舷战就是用己方船舷靠近敌方船舷,由士兵跳帮进行格斗的海战方法。是最早的一种海战战法,一直沿用至17世纪。桨船时代的接舷战战术,通常进攻的船排成一列横队,以船舷靠近敌船舷后,士兵跳上敌船进行白刃格斗杀伤对方,或俘获敌船。

    这样的战斗不但残酷而且也非常的血腥,双方的船只靠在一起,彼此都用绳索将船只绑在一起,双方所有的水手乃至厨师都拎着刀剑、火铳乃至斧头参加战斗,一直打到一方全部死绝或是投降为止,可谓是不死不休的一种战斗。

    这样的战斗模式在十七世纪以前的海战里十分的普遍,但自从十七世纪火炮开始普及后,随着舰炮威力增大和舰艇机动性能的提高,接舷战战术逐渐被战列线战术所取代,是以看到明国人的舰队朝他们高速驶来,鲁昂中校自然而然的以为对方有感于无法跟他们在炮击上进行对抗,便打算用这种最古老的海战方式对他们发起最后的进攻。

    看到正昂首向他们冲来的明国战舰,鲁昂中校不假思索的对一旁的大副下令道:“命令飞翔号和小马驹号,立刻改变航向用最高的速度向右转向,不能跟他们迎头装上。”

    接到命令的两艘荷兰军舰立刻开始向右转向,这样一来大海上就形成了这样一副景象。悬挂着日月旗的三艘大明战舰正高速向荷兰人冲去,而荷兰人则是开始向右转,始终用左侧对准了大明的战舰以保持火力输出。

    如果按照这样的战斗模式,大明的战舰想要跟荷兰人发生碰撞的话是分本不可能的,因为荷兰人的战舰在鲁昂中校的指挥下航向诡异多变,忽东忽西的使人很难靠近,除非是大明战舰的速度实在是超出对方太多,这才有可能。但现实是双方的航速都差不多,充其量只能上演一出追逐战,否则想要发生接触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轰轰轰……”荷兰人的战舰又开始了一轮齐射。

    在这场追逐中,虽然大明的战舰在追逐中没能跟荷兰人的战舰碰撞在一起,但在卢光彪的指挥下他还是将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了一百多米的距离。但由于大明舰队是用舰首对准荷兰人,而荷兰人在躲避中则是始终用侧线对准大明的战舰,是以在这场追出战中荷兰人可以尽情的开炮,而大明战舰却只能干瞪眼。

    在这样的距离上荷兰人炮击的准确率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这一轮炮击便有三枚炮弹分别击中了清远号和宁远号,其中清远号的弹仓被击中两枚,宁远号的舰尾被击中了一枚,一时间船舱里传来了一阵闷响并伴随着水手传来的惨呼声。

    “大人,我们又被击中了!”听着船舱传来的惨叫声,大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

    卢光彪嘴唇紧逼,他盯着几乎是近在咫尺的荷兰战舰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决然,他突然大声喊了一声:“传我的命令,舰队右满舵!”

    “明白……满舵右!”

    随着舵手大声重复着卢光彪的命令,重达八百吨的战舰突然向右转向,战舰中心的转移使得众人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不少人不得不抓住旁边的固定物体才使得自己没有摔倒或是被甩到海里去。

    飞翔号上,看着大明的战舰不断中弹,昂科斯看得是眉飞色舞喜上眉梢,即便是不擅长海战的他也看得出来,只要按照这样的方式打下去,对面明国人的战舰被击沉那是迟早得事情,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要打出白旗投降了吧?

    感觉到胜利在握的他不禁笑了起来,对鲁昂中校道:“亲爱的鲁昂中校,如果我是明国人指挥官的话,我早就下令投降了,毕竟打一场看不到胜利的战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鲁昂得意的一笑,他刚想说话,就看到对面的明国战舰突然齐齐来了个急转弯,三艘战舰不再追击他们,而是转向用侧舷对准了他们。

    “不好……”看到这一幕的鲁昂失声喊了起来。( 我在明朝当国公 http://www.00dks.com/1_1752/ 移动版阅读m.00dks.com )